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ACG, 日文化>正文
WHAT?同人展上《LoveLive!》又唱又跳还要交钱?
发表于2017年02月05日 15:21 作者:尤兰德 日ACG, 日文化 WHAT?同人展上《LoveLive!》又唱又跳还要交钱?已关闭评论

现在网络上年轻人的版权意识看起来非常高,微博上也经常能看到因为画作抄袭吵得不可开交的情况,而在音乐方面,可能最常见的莫过于哪家电视台又用了哪个动画的歌曲,然后评论里数十条怒骂电视台恬不知耻云云。说实话,这些曲子人家电视台要用就用了,这的确是可以先用再打招呼去付钱,不过往往大家都会选择性失明,并不能看到线下同人展、同人歌会、COSPLAY表演上播的那些歌,这些曲子才是真的要在事先办妥手续然后估价缴费的。这个费用并不交给唱片公司,而是要交给版权管理机构,日本的话就是JASRAC一般社団法人日本音楽著作権協会。

JASRAC管理的歌曲占据了日本音乐出版市场的90%以上,只要是他们管理的歌曲,想要拿出来在公开场合用,就要去联络办手续缴费,不然就是侵权,计费规则详细、复杂,从公开使用的场合分为卡拉OK大会、演出等等所有能够想到的场合。当然世界这么大区区一介管理公司又能看到多少呢,于是就和执法机构一样,JASRAC也不定期搞搞突击大检查,对查到非法使用单位进行起诉,还真有人因为在自己店里放歌无法负担结算的使用费而被逮捕判刑的。

W3
W2
“小姐姐”的歌都是被管理的曲目

既然JASRAC占据了90%的市场,那反过来说还有10%不到的歌曲并不在他们的管理下,这些歌曲里有的会由创作者自己直接管理,还有的甚至直接放任谁都可以拿去用,得不到保护,比如东方同人歌曲们,这10%不到的歌曲看似自由,但实际上除了那些没有保护的同人歌曲,其他歌曲的处境非常微妙,因为要联系到个人,很多电视台、广播台出于各种缘由就会本能的拒绝使用这些曲子,这让歌曲的传播受到局限,没有JASRAC庇护,连卡拉OK公司对这些歌曲都不待见。

于是就引出了一个问题:JASRAC垄断,当一个行业里一家独大时,很多道理就变得没有道理可讲,不断有声音质疑JASRAC是不是开始忘本敛财。2017年伊始,JASRAC正式宣布向日本国内的各个教授音乐的音乐学校也就是音乐教室收取著作权使用费,按每年学费的2.5%标准征收,这一下更多的音乐人站出来反对JASRAC,指责这种杀鸡取卵的行为,这部分费用最终也只会由学生承担,不利于音乐的启蒙教育,可能直接扼杀未来的音乐人,这与最开始保护音乐版权维护音乐事业发展相违背。

国内年轻人都很熟悉的宇多田光直接在推特上发声,表示自己的歌曲各个教育机构请随意使用不收钱。随后长期霸占卡拉OK排行榜的那首《残酷天使纲领》的作词家及川眠子老师也表示自己作为JASRAC正会员也认为对于营业目的使用歌曲收费是当然的,但是音乐教室使用歌曲是为了练习,并没有想过要收取费用。目前音乐教室收费事件正在持续发酵中。

W5
W1
推特发言

抱歉!评论已关闭.